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广场上,比武台中,呼喝声不绝于耳,正有子弟正在比试,打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三方席位上,众人纷纷观看着场中比试,不时有人摇头叹息,不时有人欢呼雀跃,也有人默然不语,仿佛不关己事。

    “哈哈,今年的成年礼真是人才辈出啊!初武境二重的子弟也有不少,看来我秦家还是很受上天眷顾的!”秦浩天满脸的喜色,对一众子弟的表现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身后众族人纷纷笑着附和道:“秦家必兴!”

    秦汉坐在秦浩天身边,也是不住的点头,对家族里第三代子弟的表现很是欣慰。

    在他身边,坐着一个面色得意非凡的蓝衣男子,比起他约小上几岁,长相也有着三分挂相,只是那即便是笑着细小眼睛里,不时的透露出一股子阴狠之色,让人心生憎恶。

    “爹!这些分支子弟确实不错,但是均都还处于二重境界,实在是挑不起我秦家的大梁啊!最终结果还是得看三重境界子弟的表现!”青衣男子微笑对秦浩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!二哥说得对啊,要想秦家大兴,这三重子弟才是最关键的人!听说我们家威儿已经突破了三重,这次必将大放异彩啊!”青衣男子身后一獐头鼠目的人说道,面对着青衣男子时,脸上充满了谄媚之色。

    青衣男子大爽,赞许的对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,秦海,威儿的事我也听说了,他天赋不错,如果这次他能够取得好成绩,我必不会亏待于他!”秦浩天闻言笑道,赞许的看着自己的二儿子秦海。

    秦海,秦威的父亲,排位老二。

    “谢谢爹!只是可惜啊,如果飞儿半个月前不出意外,恐怕他才是我们秦家最有天赋的子弟,只是现在他虽然恢复了修武,却是落下了不少的时间,一切都晚了!”秦海把话题转到了秦飞身上。

    秦汉看了看他,笑了笑没有出声,如果换了两天前,他或许会为秦飞说上几句争辩的话,但是如今却是不用了。

    因为秦飞已经今非昔比,修武天才吗?在丹师的身份面前比起来,简直就是个笑话!

    他自知道了儿子成为丹师后,心情就一直处于兴奋与期待之中,脑子里回荡着自己的妻子离开被逼离开时留下的那句话:“飞儿丹武大成之日,就是我们一家团聚之时。”

    他一直对妻子的话深信不疑,因为妻子的身份本不简单,只是后来见到秦飞忽然失去修为,他产生了一些怀疑,令得他在这半个月间什么事也不想管,直到前日,知道了秦飞炼丹,他终于确信妻子的话没有错,自己不该怀疑她。

    秦海故意提起秦飞的事情,他当然知道这是故意激他,不过却是没有起到半丝的作用,秦海又如何知道事情的结局到底如何呢?

    “是啊,飞儿真是可惜了,本以为他会振兴我们秦家,却没有想成了废人,现在又要重新开始修武,一切都晚了,如今看来,能够振兴我们秦家,只有威儿了!”秦海身后的人说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均都议论纷纷,对秦飞的遭遇感到惋惜,现在都对秦威的表现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秦霜霜在一边听得直揪衣角,好几次想发火站起来为秦飞说几句话,却被秦浩天眼神制止了。

    现在家族里的人,都对秦威十分的看好,就连分支席那边的讨论,也都围绕在秦威身上,觉得他是这次成年礼上最有可能夺冠的人选。

    宾客席间,城中的大人物们也均都在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这次秦家的年轻一辈倒是都很出彩!只是要真正令我们重视的,恐怕只有那个秦威了!”刘冲面色阴沉的看着场中的比试,侧过头和莫逆道。

    莫逆一脸的笑容,说:“刘家主好眼力,这秦威我也听说过,实力在第三代子弟中很是不凡,以前要不是秦飞压着,他早已经名震北玄城了,现在秦飞废了,他自然就是秦家这一代最杰出的人才了!”

    “哼,那又如何?秦威虽强,我刘家还不放在眼里,待我家刘石一突破四重,这北玄城内,年轻一代谁敢称第一?”刘冲傲然道。

    莫逆笑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