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贞瑶女帝眼神内闪掠过一抹冷芒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来,朝着正前方的区域看了过去,眼神内冷芒一阵闪烁。

    贞瑶女帝眼神内闪掠过一抹冷芒。

    她目光闪掠过一抹冷芒。

    而此刻,楚千夜根本不知道贞瑶女帝的打算。

    贞瑶女帝抬起头来,嘴角露出一抹阴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楚千夜看到这一抹笑容的时候,忍不住皱了下眉头,他对于贞瑶太了解了,这个女人得意的时候,终究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,失落的时候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看她小人得志的模样,楚千夜便知大事不妙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来,朝着对方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此刻,贞瑶女帝眼神内闪掠过一抹冷芒。

    “呵呵,转移战场,这个策略,应该也是你想出来的吧。”贞瑶女帝目光盯着楚千夜,淡淡轻吐道。

    楚千夜听到这句话,脸色不由得大变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望着贞瑶女帝。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感觉有种很不祥的预感,但具体哪里不对劲,他却一时间怎么联想不起来哪里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等等,这个女人怎么知道是战场转移?

    是观察出来的结果?看到人员在减少推测出来的结果?还是说她已经看出了些端倪?亦或者是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楚千夜不由得脸色一阵剧变。

    “嘭!嘭!!”

    秘典空间内。

    无数道座传送阵都被尽数摧毁而去。

    而传送到圣墟的一部分人,再也无法传送回到战场内。

    他们连忙掐着手印,进入了秘典空间。

    而贞瑶女帝的手下,却早已带着一群人进入了秘典空间,快若闪电的横扫。

    龙门数众根本没醒悟过来,尽数被击杀掉。

    楚千夜的父亲楚江河,还有大伯楚江海,以及众娇妻,尽数被俘虏。

    而且是被封印了脉穴,根本无法反抗,他们的筋脉,此刻已经再也无法有神元流动。

    面对半帝境的强者,他们哪里能反应得过来。

    而此刻,几道身影显现了出来,楚千夜整个人的脸庞却阴沉如铁,因为他看见了自己身边熟悉的人,都尽数被贞瑶女帝俘虏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。”贞瑶淡淡笑道:

    “你们的传送阵已经被我摧毁掉,你们有一大批的人员无法及时送至此战场,即便从远处赶回来,至少也要一个时辰的时间,可等他们再次回到战场时,你们的人已经几乎被全歼完毕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战场转移策略确实不错,只可惜,你低估了我们的实力了,还真多亏了青帝的洞悉之殇,如果没有他的洞悉之殇,还真的未必能够知道你这点手段啊。”

    楚千夜脸色阴沉如铁,他目光死死地盯着对方,他眼神内闪烁着一抹冷芒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尽管他早有所预料,可真正发生的时候,他内心还是有些无法预知的。

    他目光死死地盯着贞瑶女帝。

 &nbs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