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这是掌教大人的命令,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去问我们掌教。”

    衡岳宗弟子面对半神级的怒火,心中也是有点发怵。

    “赶紧滚,别在这碍眼!”

    白言目如利剑,冷漠极了,恐怖的气息在周身流淌。

    仅仅一个目光就令那名弟子惶恐万分,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此人的气息,为何会如此恐怖!

    那弟子不敢多嘴,连忙离开。

    阁楼内的人早就注意到了白言二人的到来,不过这些人都出自与宗门,同样是看不起现代异人。

    “哼,敢在我衡岳宗的地盘上搞事情,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啊!”

    一名半神级强者猛拍桌子,面色不善的看着白言。

    “赵师兄,他们两个是掌教大人请来的修士议会代表,您下手可要轻一点。万一把人打死了,可就不好向掌教大人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,依我看,赵师兄还是略施教训,打断他们二人的四肢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打算四肢有点太便宜他们了,我看还是打算五肢才行,这样记忆才深刻嘛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余的侍从一脸献媚的恭维着赵师兄,哈哈大笑,眼神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白言和司马玄宣,态度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在这些人眼中,现代的修士要传承没传承,要功法没功法,完全就是一群未开化的野人。

    大家同样是半神级,但师出宗门的弟子们,足以碾压这些议会异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......我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白言看着那两个分别要打断他四肢和五肢的异人,表情一变,脸色十分正经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言的态度很认真,语气真诚。

    这些人真的是太狂妄了,张口就要断他四肢,如果不给这些人一点教训,白杀神的面子往哪放?

    “哈哈哈,就算你记住我们又能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真是笑死我了,两个半吊子修士还敢威胁我们,我看你们是功法有问题,练坏脑子了吧。”

    这些宗门修士互相看了一眼,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戏虐,紧接着齐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子,看在你们是掌教大人邀请来的份上,今天就暂且饶你一命。不过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,自断双臂,这事就当没有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按照门规处置,有辱衡岳宗者,杀无赦!”

    赵师兄面色狠厉,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还有一个选择,你要不要听听?”

    白言面带笑意,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赵师兄有些意外的看着白言,嘴角露出傲然的淡淡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们一个选择,跪下认错,我可以饶你们不死!”

    白言微眯着眼睛,眼神中浮现一丝杀意。

    “让我们给你跪下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听错吧,就凭你们两个,让我们这些人下跪?”

    这些侍从顿时一阵骚动,不可置信的看着白言。

    “狂妄至极!既然你执迷不悟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赵师兄愤怒至极,面色通红。

    “对我不客气,就凭你?”

    白言摆了摆手,十分诚恳的说道:“还不够资格!”

    而后直接融合了龙脉之力和恶魔之力,修为直接突破了半神级,到达了微弱神力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白言轻轻踏出一步,无上威压直接将这些连带着赵师兄在内的所有侍从逼退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微弱神力!”

    这些侍从和弟子们面色忌惮,眼露恐惧的看着白言,纷纷惊呼震撼。

    全场失声,无数人心中恐惧。

    哪怕是在这些宗门内,微弱神力级别的强者也并不多见,整个衡岳宗也就只有掌教和五名长老到达了这个层次。

    前者是神明,后者再厉害也不过是一名凡人,哪怕是这些侍从人数众多,也不是白言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想要凭借着微弱神力在我衡岳宗逞凶,当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