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席凝羽自然无事,不光没有伤损半分,还平平安安的带着黒麒卫一名不少的返回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的北燕,却是即将陷入一片苦厄中了。

    当汾王完颜瑜在半路上,遇到了那被席凝羽放过的几十名北燕兵勇后,当汾王知道于奇祖自刎而死,以及事情的前因后果后。汾王当场就因为忧急气恼,还有于奇祖身亡后,他想得到的动荡,急怒下,当场一口血喷出后,落马昏厥。

    数日后,当汾王将事情在朝堂上跟北燕皇帝禀报过后,自然是引起了北燕的犹如地震般的震荡。

    不仅北燕皇帝当场气愣,加上汾王等一众指责太子无脑,致使北燕名帅,军中支柱如此惨死。从而连续半月,都是上书弹劾,陈列太子完颜鄂的奏章。

    而北燕陈兵在三塘关外的大营,此刻也是乱象纷呈,忠于皇族的将领,和那些身受于奇祖知遇之恩,一路被其提拔起来的军中新秀或是手握兵权的大将,分作两派争论不休。

    一边是提议即刻退兵,暂时先放弃攻取西秦三塘关。另一边是要绑缚太子完颜鄂,待攻下三塘关后,在押解回朝,向北燕皇帝要一个说辞。

    主帅身死,将领们意见不一,再加上之前席凝羽捣毁了北燕的军备大营。这些接踵而来的后果,就是军无战心,兵无斗志,任凭各位将领在中军大帐内争论不休,可那些士兵们,其实早就只剩下一个心境,那就是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了!

    如此的破敌良机,怎么可能逃得过跟随凌玄逸几度上阵破敌的呼延芮、申屠苍鹰等将领的眼睛。再加上还有席凝羽这个,被形势所逼,不得不步步算计,寸寸筹谋的女中诸葛的谋算呢。

    就在北燕军中一盘散沙,各自争论不休时,席凝羽和呼延芮、申屠苍鹰以及黒麒卫还有三塘关原有的守军将领们,此刻已经汇聚所有可用的兵源。

    呼延芮站在点兵台上,面对着下面包括黒麒卫在内的六万士兵,一番慷慨激昂的陈词过后,终于将士兵的士气点燃了起来。随即席凝羽又以昭郡王世子正妃的身份,再次一番激励勉励,让西秦三塘关内的所有将士的士气顿时达到了一个顶峰。

    尤其是黒麒卫,本身就是昭郡王世子凌玄逸一家历代带领的精锐,自从席凝羽出现在黒麒卫的营地,带着他们这一路行来。各种所见所遇,都让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刷新着对席凝羽的认识,从最开始的紧紧因为她是世子妃的身份,到现在深深敬服这位主母的心智计谋,以及过人的勇气和胆略。

    这一路,尤其是最近,席凝羽的所作所为早就彻底的收复了这一群铁血汉子的心。

    因此当席凝羽提及那些曾经战死的忠魂,还有现如今被私欲蒙心,不惜亲手弑杀先帝,罔顾人伦天理的大逆不道之人。一时间让所有此刻在三塘关集结起来的西秦士兵,都深信自己一方,才是正义,才是真理,才是可让后世铭记的一方!

    看着如此群情激愤,席凝羽对这极为将领点了点头,示意时候火候都差不多了。于是军令一下,循序出关。

    本就因为军备大营被焚毁,损失了大量军粮和军备的北燕大军,退却了二十里扎营。现在更加上于奇祖身死,对于整个北燕大军所带来的冲击,早已让军无斗志,将无战心了。

    因此当席凝羽带着四万西秦军队,陈兵在北燕大营外叫阵时,北燕将领勉强率军出阵的七万士兵,也都是士气低落垂头丧气的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北燕人,席凝羽和各位西秦守将,心中大大的松了一口气。要是今日的北燕士兵,还是跟于奇祖在的时候一样,那可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当北燕士兵列阵完毕,几位北燕的将领从军中骑着坐骑嘚嘚而出后,就见一位短须怒目,一身鎏金啸虎甲穿着的将领,坐在一匹浑身黝黑的骏马上。

    “你这毒妇,实在阴险狡诈,竟然用这种见不得人的办法,害死了我北燕的于大元帅。真是,真是让人……”这位将军看见席凝羽,简直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手握住马鞭,指着席凝羽咬牙切齿了半天,骂来骂去就那么几句话。但是虽然新鲜词不多,可席凝羽知道,此刻的北燕人大多都是恨不得生生撕了自己。

    可两军交战,各为其主,虽说自己的手段有点阴损。但是站在各自的立场来说,席凝羽无错,只能说北燕的皇帝和太子,都是不够聪明的,才会被自己一封信,还有北燕太子的私心私愤所累。

    “这位将军真是可笑,你我各为其主,难不成还只能你们北燕犯境,却不许我西秦用奇谋占个先机了?什么阴毒不阴毒,什么光明不光明的,难道你们十多万来犯我们这只有三两万军队驻守的三塘关,就够光明了么?真是笑话!”席凝羽言辞是一点都不客气,针锋相对的当场怼了回去,惯得毛病,还只能沾光不能吃亏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战场,动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