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真特么倒霉!

    楚千夜心中暗道倒霉,但他一点办法也没有,尤其是在面对如此糟糕的情况下,他是真的一点脾气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楚千夜深吸了一口冷气,连忙甩了甩脑袋,继续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来,朝着正前方的区域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现在摆在他面前的路已经很简单明了了,一方面他要继续观察四周,掌控神船朝前御行,一方面他又要不断地运转功法,炼化吸收身体内的狂暴之力。

    G最新;Z章节上~g

    这种情况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,毕竟这种情况,他是非常的绝望啊,在这四面八方的能量,疯狂注入他身体内里,而他却无法吸收炼化时,他似乎已经感觉到要崩盘的节奏。

    身体内,不知道能够承受多久,他身体内的血液,似乎在沸腾,血脉因为这股狂暴能量的冲击之下,血脉也仅仅形成了一团麻,他倒是想要强撑起来,但是他震惊的发现,他根本无法强撑起来,因为这股惊天的神力,就那么疯狂地冲击着他的身体,让他的血脉,一点点的崩溃!

    楚千夜感受到这股惊人的摧毁之力,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,因为这股惊天的力量,仍然继续摧毁着他的血脉。

    “嗤嗤。”

    楚千夜感觉到,他已经渐渐感觉自己的血脉,似乎已经在不断地碎裂。

    那些微血脉,此时已经爆裂而开,然后楚千夜吃惊的发现,那些血脉因为断裂的原因,令得他的毛孔冒出血迹来,然后将他的衣袍瞬间然后。

    楚千夜皱了皱眉头,最先碎裂的是微血脉,毕竟这种血脉极其微小脆弱,所以想要抗衡这股强大的狂暴之力,并不是那么容易的!

    去个龙门的族地,竟然会遇上这等事情,实在真特么的奇葩啊!

    楚千夜深吸了一口冷气,但是他现在没有办法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,继续将功法运转到极致,因为他心中非常地明白,想要炼化身体内的这股狂暴能量,唯有将他的功法运转到极致的时候,才能够吸收这股狂暴的力量,也唯有如此才能够化解掉自己身体内的这股危机感。

    楚千夜继续运转他的功法,而无边的浩瀚狂暴能量,继续注入他的身体内,在这股强横的狂暴之力的注入之下,楚千夜终于感觉到,那一股股凝成一团乱麻的血脉,似乎也终于慢慢减弱了下来,这股趋势,让楚千夜忍不住心中暗暗欣喜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还行,毕竟他已经将这股狂暴的能量降低对自己肉身的伤害,而外面的那股狂暴能量,虽然也在注入他的身体内,但他拥有两个武道心宫,两座神池,所以在一定程度上,其实储藏还是不弱的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狂暴的能量,在被吸收炼化之后,实际上是可以将它们分散开来,而在这股狂暴之力的冲击之下,一定也可以将他们分散到极致,在这股被分散到极致的能量里面,。楚千夜有理由相信,一定也可以被他吸收,被他充分利用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,具体如何,他现在也说不准,因为他仍然需要实践,唯有实践才能够知道结果,也唯有实践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